让卖家找上门

发布采购单>>

ABS HDPE LDPE LLDPE PA6 PA66
.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行业精英 >> 【独家】画皮者陈欧:美貌经济学

【独家】画皮者陈欧:美貌经济学

发表于 2014-08-06 09:16:40 点击次数: 0 .

即使这个世界终究是看脸的,将外貌的价值最大化到陈欧那样的程度,仍然古今中外罕有其匹。但假如和公众期望产生严重的撕裂,那么陈欧对于自己公众形象的塑造,就有点“画皮”的味道了。

不管怎么黑他,只要审美观不是过于非主流,都不得不承认,陈欧生了一副好皮囊。他显然了解并欣赏自己的美貌,并且懂得善加利用。善加利用四个字,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就难了。

即使这个世界终究是看脸的,将外貌的价值最大化到陈欧那样的程度,仍然古今中外罕有其匹:随着一手创办的聚美优品于今年5月在美国上市,陈欧的身家急剧膨胀到接近百亿元人民币。

而这个令人匪夷所思的财富神话,是从陈欧将自己的照片刷满地铁站墙壁开始的。“我是陈欧,我为自己代言”的宣言一炮而红,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商业帝国,从这个当时还不到30岁的男人光滑的面孔上以光速拔地而起。

陈欧的成功是时代和个人英雄共谋的结果。这个时代允许特立独行,宽容男色消费,宋朝时名将狄青因为长得太过俊秀,上阵时总是带着面具,而如今的弄潮儿在商海搏杀时,则骄傲的把脸作为旗帜。

美貌成为财富敲门砖的历史并不悠久。在中国古代,美貌是一种私享特权,不具备公共性。女性一生中的大多数时间都待在家里,纵然貌美如花,只能供丈夫 欣赏,被他人多看几眼都是罪过。太漂亮的女性被认为是危险的,所谓倾国倾城是也,中国历史上的四大美人,除了王昭君被汉帝用以和亲,评价较为正面之外,其 他三人都被视为红颜祸水。但王昭君的价值,和《西游记》与《西门豹治邺》中被投入水中的童男童女一样,不过是一种牺牲品而已。

帅哥也没什么好处。有人说古代选官要看长相,但那主要是为了防止官员相貌跌破底线,以致失了朝廷体面,重点是审丑而非求美。何况官方的审美标准是五 官端正,秉承儒家中庸之道,过于漂亮的花美男就跟美女一样,并不受主流意识形态的待见。魏晋南北朝是中国历史上最注重男性相貌的时代,身为帅哥,福利最多 也不过就像卫玠那样,坐牛车出去逛一圈,回来车上装满妇女同志抛来的梨桃瓜枣,一不小心还被过于热情的粉丝给吓死了。

只有在秦楼楚馆之中,美貌才成为一种可以在有限的公共空间中流通的商业资源。但美貌的公共性在此是虚幻的,因为美人们并不拥有产权,处置美貌的权力掌握在老鸨手中。

直到现代,在个人权利得到法治保障后,美貌方才获得自由,得以在公共空间畅通无阻。美貌作为一种消费品的地位不仅得到承认,而且扬眉吐气,一改之前被压抑被损害的状态,登堂入室,成为一种备受推崇的价值。

如今那些个人价值通过美貌来实现的职业,比如演员、模特等,无不利润丰厚,一些一线男艺人的年收入,有时甚至过亿,即使这个行业成功率极低,人们仍 然如飞蛾扑火,屡仆屡起。这一点光看北影、中戏等艺术院校每年招生时的盛况就可见一斑。哪怕在并不靠脸吃饭的行业中,美貌仍然是增值利器——有调查显示, 帅哥靓女的年收入比普通人高出15%左右。

当然,说聚美优品的成功仅仅靠脸,陈欧有充分的理由感到委屈:尼玛老子是斯坦福的MBA啊,老子和徐小平谈笑风生啊,管理这么大企业、这么多人,光 靠脸的话,u can u up……但即使只是敲开宝藏大门的敲门砖,或者阿里巴巴的咒语“芝麻开门”,美貌在公共空间之内由想象力催化后迸发的力量,仍然令人目眩神惊。

但作为商业资源的美貌在祛邪之后,也面临着新的问题。

公共性赋予美貌以力量,不过,在其如大鹏两翼般无限延展和遮蔽之下,美貌主权往往有被颠覆的危险。陈欧对其个人形象——即美貌——的营销,让其成为 一种公共产品。而公众和陈欧对其公众形象的理解之间,必然会产生张力。在成名之前,美貌的所有权属于陈欧,而站在时代潮头“为自己代言”后,陈欧拥有了财 富和影响力,但代价是不能不按照公众的期待和要求塑造自己。

如果和公众期望差距不大,那么陈欧维系自己公众形象的努力,就像化妆那样轻易;但假如和公众期望产生严重的撕裂,那么陈欧对于自己公众形象的塑造,就有点“画皮”的味道了。

聚美优品从创办到上市,仅仅用了三年,这三年间,不断传出聚美优品售卖假货的消息,聚美优品和陈欧从未承认。7月28日,腾讯发表调查报道,指出聚 美优品的第三方手表商户“祥鹏恒业”涉嫌售假,并详细曝光其整个运作产业链,公众对聚美优品和陈欧的质疑达到了最高点。与此同时,陈欧涉嫌创业履历造假又 被旧事重提。

对于丑闻,陈欧的反应极具戏剧性。一段关于聚美优品的消息在朋友圈流传甚广:“据说陈欧暴怒,宣布’剁掉整个奢侈品部门’,并质问在场高管’只审资质文件有什么用?’”

“剁掉”这个词,有种血淋淋的既视感。即使股价狂泻10%,以往总是以聚美优品形象代言人自居的陈欧,这次一直没有出面解释。也许是这次没画好,出来怕吓着大家。

最后送上一段陈欧2012年说过的话,大家共勉,不过陈欧自己可能已经忘了:

我这个人有“道德洁癖”,很在乎价值观,不合理的事情我看不下去,我对真善美的追求一直很强烈,加上在国外呆了很多年,对于不太好的现象我不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而是要做出最直接的反馈和表达。

.
.